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品剧本 > 搞笑小品剧本 > 反应挣钱难的搞笑小品剧本《如此劝架》

反应挣钱难的搞笑小品剧本《如此劝架》

时间:2018-11-27    点击:

    时间:现代。

    地点:某地街头。

    人物:张三 李四 王五

    (幕启)张三推一辆小推车,上写“祖传秘方,吃了就死”。

    李四支一木版,前面红色条幅“地方名吃江米糕”。

    张三:(吆喝)瞧一瞧看一看,祖传秘方吃了就死,吃了不死不要钱!

    李四:(吆喝)品一品尝一尝,地方名吃,将江米糕------

    张三:这位大哥,捎上两包回家试试,保证你吃了就死,不是,保证你家的老鼠吃了就死。---哎,别走啊。

    李四(手拿刀子)那位大嫂,给孩子买上点吧,俺是正宗东北大米加上乐陵小枣,保证你吃了还想吃---吃……走了。

    张三:现在这买卖真不好做。小品

    李四:现在这钱太难挣咧。哎,江米糕啊---

    张三:吃了就死!

    李四:江米糕---

    张三:吃了就死!

    李四:(感觉不对头,看看对方)

    张三:(偷笑,若无其事地)

    李四:(生气地)江米糕!

    张三:(唱)吃了就死啊------

    李四:江---

    张三:吃---吃,吃饭啊,吃饭,(看表)吆,今天吃早了,都是12点吃饭,今天才11点60。(拿出自带的饭)大伙也吃点吧,尝尝俺媳妇蒸的大蒸包,韭菜馅子,可好吃咧。(吃饭)

    李四:吃了就死啊!

    张三:(咬一口)太香咧。

    李四:吃了就死!

    张三:嗯?哎,你不卖你的江米糕,瞎咋呼啥。

    李四:我可不是瞎咋呼,我看你吃饭占着嘴,替你咋呼咋呼,按说你得支广告费来。

    张三:我说李老四,你啥时候学会了替别人着想了,养儿也不如你孝顺。

    李四:你骂谁?

    张三:骂谁?刚才我吃饭你咋还说吃了就死呢?

    李四:刚才我买卖江米糕你咋还咋呼吃了就死呢。你看我今上午卖出一斤去来?

    张三:你卖不出去还怨我?我又不碍你的事。

    李四:不怨你怨谁呀?以后摆摊子离我远点。

    张三:这地方又不是你的,我就是不走。

    李四:你,你不讲理!

    张三:你讲理还这样霸道?(两人欲拉扯)

    王五:(急上)干啥,这是干啥,有话不会好好说?(把两人拉开)

    张老三你消消气,李老四你也去去火,有啥大不了的事啊,还待动手。

    张三、李四:(同时)你问他!

    王五:三哥,我问你到底为啥?小品剧本

    张三:我卖我的老鼠药,又没招他惹他,他凭啥和我过不去呀。

    王五:老三,不是我说你,人家是买吃的,你在一边喊“吃了就死啊,吃了就死啊……”人家谁还敢买啊。

    张三:那,那也不能怨我,谁让他挨我这么近。

    王五:可话又说回来了,你知道他那江米糕为啥发亮吧?

    张三:他说是用东北大米做的。

    王五:别听他胡说,他卖的比别人便宜,好大米根本买不着。

    张三:那是?

    王五:很可能是电视上说的那种有毒大米,弄不好还真让你说准了,“吃了就死”!

    张三:啊?这不是伤天害理啊。

    王五:哎,老三,这话可是你说的,我可没说,出了事别找我。

    (朝李四)四哥,四哥,来我问问你,你们俩这是为啥?

    李四:为啥,他砸我买卖。

    王五:哪能啊,你卖的是人吃的,他卖的是老鼠吃的,互不相干,再说了,你这里可以先尝后买,他那玩意谁敢尝?

    李四:哼,谁敢尝?我就敢尝!俺邻居家两口子吵架,他老婆一气之下喝了两包老鼠药,不但没死,从那以后饭量更大咧。

    王五:那准是用食母生造的假药。

    李四:他那药肯定也是假药。

    王五:老四啊,这你就不知道了,人家老三卖的药可厉害了,真是“吃了就死”。

    李四:咦?是吗。

    王五:可话又说回来了,现在哪有这么毒的药呀,肯定是“毒鼠强”!

    李四:啥?毒鼠强?卖毒鼠强这可是违法犯罪,国法难容啊!

    王五:来,来,你们俩都过来,有啥意见交换一下,和气生财嘛。

    张三:哼,伤天害理,我举报你!

    李四:哼,国法难容,我举报你!

    张三: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用的是毒大米。

    李四:呸!你卖的是毒鼠强!

    张三:(急)你胡说!

    李四:你诬陷!(两人你扭打在一起)

    王五:(窃喜)嘿嘿打起来了,俗话说,看出殡的嫌殡小,看打仗的嫌不热闹,打,打!(假意地)别打了,再打我可要报警啦。(鼓掌)

    (上前拉架)你俩别打了,再打可要出人命啦。张老三,你看见墙根那块砖头了吗,你千万可别拿呀,砸在头上可了不得。

    张三:啥?砖头。对,我拿砖头。(松手去找砖头)

    王五:李老四,我知道你卖江米糕有刀子,你可千万别动刀子,动刀子可出人命啊。

    李四:对呀,我有刀子啊,今天我就给这小子放放血。(去拿刀子)

    张三:好啊,你还敢拿刀子。(用砖把李打倒在地)

    王五:坏了,出了人命了,我得赶紧跑。(下场)

    张三:(李昏迷不醒,张赶紧掐李的人中)老四,老四你别吓唬我…

    你别死啊,老四……

    李四:(醒过来)你,你还真打呀。

    张三:你凭啥说我卖毒鼠强?

    李四:我……我听王老五说的。

    你,凭啥说我大米有毒?

    张三:我,我……也是听王老五说的。

    张三、李四:(猛然明白)啊?!王老五!

    张三:王老五你别跑。

    李四:你站住!(两人拿砖头、刀子追下